肖恩·帕特里克·图西(Sean Patrick Tuohy)

全部清除:肖恩·帕特里克·托西(Sean Patrick Tuohy)的短篇小说

肖恩·图伊(Sean Tuohy),《所有清晰》的作者”是作家的联合创始人’的骨头播客网络。他目前居住在新英格兰。

*****

“你在这里做什么?”

罗伯特·汉克斯(Robert Hanks)中尉的吼叫声使嗡嗡作响的移动指挥车陷入沉寂。在狭窄的工作区域拥挤的十几名警察被冻结。汉克斯站在公共汽车的尽头,瞪着我。我竭力使他的指责缩水。

“All officers needed,”我说了一会儿“that’是广播里说的”

“All active officers,” Hanks snarled, “上次我检查Scott的时候,您的确束手无策。”

我的特警队员们转身不自在,避免凝视。汉克斯猛冲了一下,向我害羞了几英寸。

“这是一种特警特警情况,我只需要特警特警人员即可。”

汉克斯高耸于我,但他知道要保持距离。他在部门体育馆里见过我。对于我的对手来说,一切都没有圆满结束。我见到他的刺眼。

“我仍然是这个团队的一员,”我咬紧牙关说。

“这是我的团队,”汉克斯双手叉腰说,“我不需要团队的精疲力尽。”

“You mother-”我开始向汉克斯发动进攻。汉克斯看到那无尽的愤怒在我眼中沸腾,开始跌倒。一对有力的手从背后紧紧抓住我,使我的靴子放在地上。约翰·哈里斯(John Harris)必须在他的6英尺高7英尺的框架上用掉全部250磅,才能将我固定在位。

生气的尴尬代替了汉克斯脸上的恐惧。他指着门。

“让她离开这里!” He ordered, “She’s god damn psycho!”

我只能看到红色;我的怒气集中在汉克斯身上。我准备通过窗户砸他的头。约翰拉着我,轻声细语。

“He’s not worth it,” John said.

他当然是对的。我放松了身体。我给了汉克斯最后一副强硬的目光,然后冲了过来,约翰遮住了我的背。我走过移动命令时,特警技术人员一直低调目光。愤怒中弥漫着尴尬,接着是失望。我只是证明了汉克斯的观点吗?我累坏了吗

我给了汉克斯最后一副强硬的目光,然后冲了过来,约翰遮住了我的背。

我们在蔚蓝的天空和隐约可见的建筑物下下了公共汽车。我靠在公共汽车上,徒劳地深呼吸。约翰和我站在一起。

“You good?”

我闭上眼睛,继续呼吸,不摇头。我没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好。当愤怒消失时,我捕捉到了已故丈夫大卫对我微笑的闪烁图像。一阵喜悦激过了我。

“Hanks is an asshole,” John said.

我点头同意。一世’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都曾与汉克斯等警察打交道。那些以为我应该在厨房而不是在特警队工作的家伙。他们再也不会把我当警察。

我睁开眼睛,心跳加速。我参加了现场。冬季街(Winter Street)是波士顿市区的一条狭窄小巷,在公园街和市区过街之间延伸。通常情况下,到步行街的游客到处都是。今天,两端都被封锁了。警察巡洋舰的无声车顶酒吧灯闪烁着红色和蓝色,充满了街道。特警人员将其武器放置在第一国民银行的入口处。

观察现场,兴奋的情绪贯穿了我。紧张情绪高涨。这些是我生活的时刻。当我意识到自己无法参加比赛时,兴奋就荡然无存了。

“您认为Hanks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我最努力地朝约翰扔去,不凝视,“你见过他处理这样的事情吗?”

“He handled  那 nut job a couple weeks ago, the 上 e holed up in his apartment.”

“Didn’t 那 guy kill himself?”我提醒了我的伴侣。

约翰畏缩了一下,“Yeah, he did.”

我叹了口气。在距离我不到三十英尺的地方,三名枪手在第一国家银行内将六名人质扣押。六只惊恐的哭泣的脸从银行的落地窗回望着我。

“你可以应付的,” John诚实地充满了眼神。

在距离我不到三十英尺的地方,三名枪手在第一国家银行内将六名人质扣押。

对我的伴侣微笑,“也许吧,你没听到吗?我很累。”

“队长绝对不应该拉你,”约翰说,然后看着银行,恐惧的声音蔓延到他的声音中,“我打败了他现在后悔了。”

在我无法回答之前,严重的跌倒使我转过头。一名名叫邓肯(Duncan)的高个子皮特警特警冲出巴士。他把步枪对准了肩膀。装在他胸部的凯夫拉背心与新鲜的脸和纯真的眼睛不相称。他发现了约翰和我,在接近我们时失望地摇了摇头。

“Rachel, 那 was bull shit.”

我点头表示感谢。

“汉克斯不知道他是什么’s doing.”

“是的,这不是真的吗”我把下巴指向他的步枪,“孩子,你要去哪里?”

“汉克斯要我守望先锋,”邓肯停了片刻,忧虑蔓延到了他的年轻脸上。

“What is it?”

“I don’t know,”邓肯关切地说,“汉克斯正计划向银行进军。”

“You’re kidding?” John said.

弗利震惊了一下。

我看着约翰,“他到底在想什么?”

乍一看银行就告诉我,闯入这是个坏主意。人质站在窗户上作为人盾。前门只有一种进入。那意味着将使用那些人盾。

“院长可以吗?” I asked Duncan.

邓肯耸了耸肩,“Above my pay grade.”

邓肯(Duncan)离开他的步枪。我盯着银行。一个可怕的球在我的胸膛里扩大了。

“He’会杀死他们的” John said.

大卫归还了我的想法。辛苦了一天的工作后,他对我的温暖记忆使我感到安慰。我当时正处于崩溃之中,正在辩论离开部队。

“谁来保护我们的安全?”大卫问我:“我们需要像你这样的警察。”

大卫充满爱心的眼睛眨了眨眼。我决定把那些人赶出去。我将格洛克滑出皮套,交给了约翰。

“Buy me some time,” I told him.

当我穿过马路朝银行走去时,约翰困惑地凝视着。当我走近前门时,我举起双手,保持眼睛向前。在我身后,我听到我的特警同伴们的严厉低语,我把他们拒之门外。我专注于呼吸。

我停在门前。一名中年妇女从另一侧凝视着我,鼻子平放在玻璃上,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我仍然专注于呼吸。

保持冷静。

深呼吸。

一个戴着彩色小丑面具的男人出现在女人的身后。她因恐惧而僵硬。眼泪更难倒了。该男子将一把锯齿saw弹枪的枪管对准她的头部。

“What do you want?” The man’的声音被面具遮住了。

“I’米雷切尔·斯科特(Rachel Scott)军官。我需要检查人质。”

“Screw you,” he shouted back, “我们要在三十分钟内开车,否则我们就开始射击人质。”

那个女人发出了恐惧的叫声。

“Hey asshole,” I said, “我进去检查人质,或者后面的两个打警察去那里。他们赢了’不能像我这样好问。”

小丑冻结了。他凝视着我一会儿,然后发誓喘口气,打开门。他把我拉了进去,猛地关上了我身后的门。我举起双手。银行是一个很小的分支机构,远端有柜员窗口,后面还有一个仍然密封的金库。

我站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在我前面,靠在柜员的窗户上,是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笨拙男子。他的黑色T恤紧绷着肌肉。他的树干树干上点缀着粗糙的监狱纹身。察觉到我使他急躁起来。他双手握住手枪,枪管指向我的头。

“这到底是什么?”大男人吼叫。

小丑走到我身后,“她说她需要检查人质。”

“Screw 那,”那个大个子说,并用拇指指了指他手枪上的锤子,“She’s a cop.”

我的内心爆发出恐惧的爆发。我把它推回去了。甚至保持呼吸。

“你向我投弹,你赢了’活着离开这里,” I told him.

大个子让我训练他的手枪。小丑大声说,“Listen to her.”

乞讨,他将手枪放到一边。小丑站在我面前,,弹枪垂在他身旁。我注意到我的左边第三个嫌疑犯。一个高大,长腿的男人,头上戴着哈利波特面具。不像他那坚强的伙伴,这个家伙全是神经energy。

“你看到人质了” Clown said, “Now get us a car.”

我不停地举起双手,转了个圈,这是一场席卷银行的大秀。

“您的男友有什么办法放下您的枪走出这里吗?”

“We’不要戴着手铐走出这里,” The Big man said.

我正在轮换中途。加快速度。

“现在,到那里告诉’em we want a car.”

我摇了摇头,我的圈子几乎完整了。

“Can’t do 那,” I said.

小丑把shot弹枪抬到肩膀上,“为什么不呢。”

我进来的速度比小丑预期的要快。我的脚高高地踢出地面。我的脚跟与with弹枪连接在一起,用足够的力量将其从小丑身上撞下来。’的抓地力。 shot弹枪拍打在地板上。

在他做出反应之前,我走上前去,将所有的重担都投向了小丑。力量迫使他向后飞。小丑撞向他时,大个子正在提起手枪。两人飞回柜员窗口。

我向前冲了。小丑挣扎着重新站起来。我把肘伸进他的红色塑料鼻子。有一个令人作呕的紧缩。他的头向后飞,他倒在地上。

“我的鼻子,”他尖叫。

大个子重新站起来,仍然握着他的手枪。我的脚后跟向前猛冲,跳入大个子’的膝盖。一声巨响。他痛苦地大喊,开始跌倒在地。我抢了把手枪,从他手里摔了下来。在我的心脏跳动的声音中,我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我转身转,手枪在我身边。

小丑站在橡胶腿上。鲜血从他的面具中流了出来,他正在抬起up弹枪。我开始提起手枪,但是我不会’t make it in time.

手枪的屁股使小丑的头后部破裂。他发出咕gr声,然后脸先掉到地上。哈利·波特站在那儿,胸部隆起。他放下手枪,举起手。

“Please,” he pleaded.

我命令说:“在地面上。”

他服从了。我和他的伙伴一起给他戴上袖扣。

我告诉孩子说:“我会让他们知道你今天在这里做什么。”

他点了点头,“谢谢。”

我发出了一个长久的迹象。从我的眼角,我看着特警人员朝前门进发。

我给了他们一个清晰的信号。

*****

如果您喜欢Sean Patrick Tuohy的《 All Clear》,则可以访问我们的免费Flash小说数字档案馆 这里。此外,《神秘论坛报》每季度出版的优质短篇小说可以通过数字方式获得 这里.

登录

输入用户名或电子邮件
更多故事
查看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最喜欢的科幻惊悚电影和电视节目
查看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最喜欢的科幻惊悚电影和电视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