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希·德魯(Nancy Drew),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和《我的隨筆》(作者Dana Robbins)

南希·德魯(Nancy Drew),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和我:隨筆(Dana Robbins)

我從小就讀南希·德魯(Nancy Drew)的小說,從小就吸收了青少年“偵探”所體現的獨立性和毅力的價值。 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和索納·索托馬約爾(Sona Sotomayor)都說過,他們從小就讀過南希·德魯(Nancy Drew),對他們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書中的回憶幫助我應付了成年後的挑戰。

在長期擔任律師之後,Dana Robbins從USM的《石海岸作家計劃》獲得了文學碩士學位。 她的詩歌和散文出現在許多期刊和選集中,包括《醉船》,《泥河詩歌評論》,《帕特森文學評論》和《花萼》等。

神祕論壇》之前曾發表過羅賓斯女士的另一篇論文 “點燃蠟燭”.

*****

我XNUMX歲那年,和父母一起在起居室裏,默默地沉迷於第一本書, 隱藏的樓梯,《南希·德魯之謎》。 父親瞥了一眼我的肩膀,笑了起來,“看看她在讀什麼!” 這一章是“夜裏哭泣”。 我不記得是誰在夜裏哭了,爲什麼哭,甚至是隱藏的樓梯在哪兒哭,但我知道那是在鉚。

直到青春期,我幾乎都沒有Nancy Drew的書。 我吃光了整個系列,一遍又一遍地讀了我的最愛。 我的姐姐比我大得多,我小時候就離開了家,和許多獨居的孩子一樣,我轉向讀書以尋求舒適和陪伴。

我很害羞,南希是我想要成爲的女孩。 南希是一名業餘偵探或“偵探”,自信,聰明,漂亮,而不是相反。

我喜歡書中充滿細節的方式,例如南希(Nancy)的羅賓(Robin)的蛋藍色跑車,使她的眼睛與衆不同。 我繼承了一套舊書,上面有南希用方肩服裝,高跟鞋甚至縫製長襪解開謎題的精美插圖,一頂帽子興高采烈地坐在她精心滾動的鮑勃身上。 這些插圖似乎來自1940年代。 也許這些書是在1950年代後期重新發行的,當時我的姐妹們還是孩子。 可悲的是,這些珍貴的舊書在地下室的洪水中被摧毀了

南希的母親去世了,她與一個慈愛的父親卡森·德魯(Carson Drew)和一個友善的管家漢娜·格魯恩(Hannah Gruen)住在一起,實現了成千上萬讀者的癡迷幻想。 我自己的母親有時是互補的,有時是殘酷的。 有時,她是隨意控制的,有時她幾乎沒有注意到我。

我喜歡書中充滿細節的方式,例如南希(Nancy)的羅賓(Robin)的蛋藍色跑車,使她的眼睛與衆不同。

我多麼想用一個友善的管家代替她。 卡森·德魯(Carson Drew)賦予了南希(Nancy)完全的出入自由。 他尊重南希的職業是業餘偵探或“少年偵探”。 他從不阻止她,但在她需要幫助或支持時,他總是在那裏。

貝絲和喬治,南希擁有許多女性朋友或“密友”。 貝絲“很豐滿”。 怎麼沒有人再豐滿了呢? 隨着身體的積極運動,我認爲這句話應該捲土重來。 貝絲(Bess)體現了傳統的女性氣質,但是在冒險中陪伴南希(Nancy)。

喬治是個女孩。 擁有男孩的名字使她成爲一個毫無意義的女孩或假小子。 南希與她的朋友的關係的特點是愛與支持,而不是競爭或沉迷。 南希的男友內德·尼克森(Ned Nickerson)相當於肯娃娃(Ken doll),她似乎從未扮演過積極的角色,只是足以賦予南希(Nancy)地位或帶她參加足球比賽。

最重要的是,南希勇敢地面對危險的罪犯。 許多書以她的被捕和逃亡而告終。 有時她說出自己的出路。 我記得至少有一本書,她被塞住並裝訂,並用她配套的錢包裏的工具(指甲銼?)巧妙地看了看繩索。 南希(Nancy)有能力,那種可以更換輪胎的女孩。 她甚至在一本書中坐飛機。

南希被描述爲“有朋克”。 或“拔”。 男人是“勇敢的”,而女人卻是脾氣暴躁或脾氣暴躁,聽起來很可愛。 語言上的這種差異是一種以沒有威脅的方式展現女性力量的方式。 爲此,我不會批評作者。 像許多女性作家一樣,她們必須在時代的約束下工作。

隨着年齡的增長,我對堅強的女主人公的搜尋使我吞噬了歷史小說和傳記,從聖女貞德到第一位女醫師伊麗莎白·布萊克威爾。 然後我繼續關注簡·奧斯丁和喬治·埃利奧特,他們的女性角色在分配給他們的領域內展現出勇氣。

沒有Carolyn Keene。 南希·德魯(Nancy Drew)是許多女性作家的貢獻所創建的專營權。 全國各地的婦女,大多數是鎮上的教師圖書館員,記者則把書翻出來。 第一批作者之一,哈麗特·斯特拉特邁耶(Harriet Stratemeyer),去了我的母校威爾斯利。 她也是像我一樣的澤西女孩。 韋爾斯利(Wellesley),作爲一所單性大學,教女人做任何事。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認爲南希帶我去了韋爾斯利。

隨着年齡的增長,我對堅強的女主角的搜尋使我吞噬了從聖女貞德到第一位女醫師伊麗莎白·布萊克威爾的歷史小說和傳記。

索尼婭·索托馬約爾大法官和露絲·巴德·金斯堡大法官都將南希·德魯的著作作爲早期影響力。 這些都是具有南希·德魯(Nancy Drew)榜樣的才能和勇氣的女性,這絕非偶然。

患有兒童糖尿病的索托馬約爾在九歲時學會給自己注射胰島素。 然後,她克服了性別和種族歧視,成爲第一位在最高法院任職的拉丁裔女性。 富有傳奇色彩的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是一位開創性的女權主義者,以堅強的意志克服了無數障礙。

作爲最高法院大法官,她一直在陪伴寡婦和癌症方面工作。 她是一位出色的法律策略師,重塑了性別平等法律,併爲數百萬婦女爭取平等權利。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兩位傑出的女性可能已經吸收了南希·德魯所體現的女性主義。

我也成長爲一名律師,儘管他的職業生涯遠不那麼出色。 當我在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讀書的時候,我記得當時看到那個身材苗條的女人扎着馬尾辮,被告知她是露絲·巴德·金斯堡教授。 一些男學生私下稱她爲“ Ruth Bader Iceberg”。

那時我還太幼稚和幼稚,無法掌握那個貶義綽號所代表的性別歧視,儘管我會在漫長的職業生涯中瞭解到法律界女性所面臨的歧視。 RBG的所有私人同事都談到了她的個人善良。 我想這個綽號之所以出現,是因爲她是如此認真,並沒有竭盡全力以女性所期望的方式來討好自己。

在我進入酒吧僅幾個月後的二十年代初,我遭受了嚴重的中風,癱瘓了我的身體左側。 一年後,我重返工作崗位,但仍然嚴重殘疾。 生完孩子後,我的處境變得更具挑戰性,因爲我不得不應付對待工作母親的性別歧視方式。

在我進入酒吧僅幾個月後的二十年代初,我遭受了嚴重的中風,癱瘓了我的身體左側。

我的第一位僱主只准予三個月的產假,而我的部門不允許兼職工作。 然後,在四十多歲的時候,我離開了第一次婚姻,不得不面對單身母親所面臨的所有困難。

在我多年的奮鬥歷程中,南希(Nancy)走進了過去,以尋找生存所需的靈感和勇氣,使我無法忘懷。 當遇到困難的情況時,南希不會放棄,但會運用她的“精明的頭腦”來尋求解決方案。 然後,即使她感到害怕,她也會戴上帽子,以勇氣和自信繼續前進。

*****

《神祕論壇報》的評論文章集涵蓋了神祕,懸疑和犯罪等多個主題 查看更多.

登錄

輸入用戶名或電子郵件
更多的故事
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terson)的新小說《商店看起來像未來的亞馬遜》
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terson)的新小說《商店》(The Store)似乎就像未來的亞馬遜